Powered by glolg
Display Preferences Most Recent Entries Chatterbox Blog Links Site Statistics Category Tags About Me, Myself and Gilbert XML RSS Feed
Monday, Sep 25, 2017 - 23:12 SGT
Posted By: Ham H. Let

选举后遗症

Mr. Robo: 人类先生这几个星期忙着搬家, 无声无迹, 倒也清静... 仓教授! 您怎么逃得这么狼狽呢?

仓教授: 大件事了, 大件事了! 现任政党总府事发, 得悉自己玩民作为实在玩得太过火了, 就连平常胆小如鼠的本地人也看不过去, 简直是迫羊跳墙! 回忆现任政党妒贤地无理排斥陈清木医生, 过后还将错就错, 来个指度为马》, 公然侮辱着民众的智慧, 当国人全是白痴, 该当何罪? 况且, 这等自欺欺人的下流伎俩连多数马来族群的认同亦得不到, 可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笑话一个.

当然, 现任政党企图利用机关报继续宣传些胡言乱语以搅乱民心, 无奈机关报已经发表太多不合逻辑的社论, 导致诚信尽失, 订阅日续下滑, 爪牙们最后也被炒鱿鱼, 又何苦呢? 当记者嘛, 就该有点骨气, 倘若受不住上司迫使自己自我审查, 最后呈递些违背良心的报道, 不如回乡种田算了; 积些阴德, 总好过为了几两臭铜当条走狗.


新一代马来同胞不是蠢的,
他们也有自己的主见

(Source: mothership.sg)

回说走狗, 世上至少还存有些讲道义且直言不讳的男子汉, 西北方一代神帝特朗普是其中典范, 星洲起码也有一派年少英杰始政后裔绳武君理直气壮地指控传统媒体, 大快人心, 令人深感欣慰. 虽然因而被本地非独立法庭制度放逐, 但君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绳武君行止难能可贵, 可敬可佩, 同时戳穿现任政党的心胸狭窄程度.

Mr. Robo: 果真来了个《迫扬跳墙》...

仓教授: 不言而喻, 较有声誉的国际媒体分明是不会吃现任政党这套, 大多都正确地赐予劣评, 如《经济学人》滑稽推断《只有一个新加坡人适合担任总统》般. 固然现任政党能同平常一样轻率起诉, 但这次确实是自己理亏, 况且昔日庄严早已不存, 无疑只会自讨没趣. 可想而知, 这对爱脸如命的现任政党是多么的慘痛, 然而歪路是自己选的, 怨不得他人. 他们因而来个终极打肿脸充胖子, 从自查发展至自赞, 首先花费不少心思安顿前总统, Ah Q 自慰本领倒算了得. 不仅如此, 议长女士还慷慨提前承担总统责任, 敬老尊贤, 或许现任政党因而抹杀正义也不无是处!

*叹气* 唉, 其实哈理马女士也是现任政党短视的受害者之一, 国会议长做得好好的, 起码没有像现任政党其他臭男人般偷鸡摸狗搞婚外情, 哪像特朗普敢做敢当, 天下英雄非神帝莫属! 忠贞最后也给老板沦为落水鸡, 尝试把死势用活马医, 到头来还不是白白牺牲; 可悲的是, 她确实人品不错, 无畏定居义顺, 胆色非凡, 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


印度女豪的诚恳,
最后也打动了民众的心!

(Source: theindependent.sg)

Mr. Robo: 这样说来, 现任政党不若让她光明正大参选?

仓教授: 非也. 起初还大有机会的, 顶多虽败犹荣, 从而重取民心, 但现任政党心术不正, 结局因而只有一个. 实话实说, 到了这个地步, 鬼祟到底总算明智, 至少没令无辜印度妇女遭受侮辱性的挫败, 尚算有点绅士风度; 有劳两位从商近乎亿万元生意的马族男士自叹不如, 屈服于哈理马女士卖椰漿饭的丰厚经验下.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 新加坡一向以烹饪传统为荣, 从外卖煎饼至炸鸡演化成椰饭, 倒也自然.

其实, 我在某个方面赏识现任政党的不择手段, 对胜利存有一定程度的执着是值得称赞的. 虽没有神帝特朗普的绝对天份, 现任政党努力以后天作弊抵补先天不足, 怎说也该给予一些鼓励. 立名傀儡在大局看来亦不足为道, 如果他们因而如同神帝特朗普无私为国为民, 盗窃多些选举也无所谓啦, 你说对不对?

若要比喻, 现在的现任政党如同儒家二世主, 固然见闻及成绩尚可, 赠其七八十分勉強可道应得. 问题在予自尊心太重, 无法接受提点, 拒绝自我反省力求上进, 反而把精力放在暗算同学及死缠烂打, 斤斤计较, 直至师长在软硬皆施下忍痛加分; 添至九十多分后, 又不禁得意忘形, 以为自己真的那么了不起. 当然, 众所周知, 别人是看在他老子份上让其三分, 比起如同神帝般真正自力白手起家的政治巨人, 简直差天共地, 无从相比.

但命数有限, 不可强求, 若现任政党避免自作多为, 说不定还能安享其成. 可惜的是, 撇开金融部独一无二的投资筹略不谈, 现任政党还听信美洲白左傻逼的盲言, 为了青帮不切实际的甜言蜜语与一代神帝作对, 简直是自掘坟墓, 十条命也不够花! 好在总理大人存有些少自保直觉, 及时悬崖勒马, 才不导致祖业毁于一旦, 侥幸逃生. 不只如此, 现任政党还从美国政治创新受益良多, 学会如歪后般推卸责任至《外部影响》. 当然, 若要拜师, 倒不如求教神帝派无敌《浩然复盛正气》; 但不知是现任政党素质欠佳, 或是本性较适歪后的阴毒邪功, 促使他们练回一身次等功夫. 但怎样也好, 还算作了功课, 值得掌声鼓励吧!


借口最好适可而止,
才不导致令人厌倦

(Source: grrrgraphics.com)

Mr. Robo: 咹, 讲了这么多, 还没解释到贵教授为何逃亡...

仓教授: 您不了解, 现任政党如袁绍般个性, 成功了不打紧, 若遇到不如意的事, 便会恼羞成怒, 处制任何正确预计他们行为举止后果的人. 例如华裔政治科学博士黄靖, 尽管人品可能有点问题, 但在分析现任政党众多政坛误差, 的确讲得头头是道, 如批判他们错信白左, 根本一针见血. 此地不宜久留了, 况且有才干的人都纷纷合法移民到神帝帝国, 自由领域去啦! 若来日有缘, 再次幸会吧!



comments (0) - email - share - print - direct link
trackbacks (0) - trackback url


Next: Brief Obits


Related Posts:
Mr. Robo's New Profession
Think Thunk
The Week After
Groundwork
Riding The Current

Back to top




Copyright © 2006-2017 GLY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