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glolg
Display Preferences Most Recent Entries Chatterbox Blog Links Site Statistics Category Tags About Me, Myself and Gilbert XML RSS Feed
Wednesday, Sep 21, 2016 - 17:43 SGT
Posted By: Ham H. Let

仓鼠论政

Mr. Robo: 我的人类又忙他的去了, 好在 Mr. Ham 事先请来了曾光临此地的西北大政治科学系倩子仓教授, 省得这里气氛死寂; 教授, 你好!

仓教授: 哈, 本博客二月份的预言已经七七八八地成真, 勉强可道不负所望; 贵鼠今天要商谈的又是什么题目呢?

Mr. Robo: 定是骚人耳目的总统选举制度更新的新闻吧.

仓教授: 好极了, 这正合我意; 在开始之前, 倘若想近一步了解事关发展, 难免涉及近日轰动全球的爌世政治奇才: 宇宙神帝特朗普.


狮鬃熊腰, 铜面朱冠, 骁勇善鬥, 手大虫长.
富可敌国, 妻艳妾俏, 得天独厚, 敢说敢当;
是条不折不扣男子汉, 天生一幅贵人帝皇相!

(Source: afr.com)

让咱们先简要描述特朗普至今的神迹: 不愿见自己热爱的祖国给腐败政客富豪阶级全球主义者瓜分蹂躪, 民间英雄唐纳德特朗普立志推翻华盛顿特区内的腐朽编制势力, 誓言如同先帝般在南疆建立座万里长墙, 禁止境外不良份子贩毒走私, 无法无天! 神帝特朗普因而不惜自倾其囊, 招兵买马, 义务征讨暴君, 直捣蛇穴!

神帝特朗普在全无地盘后台的情况下陆施妙计, 若论高层正统兵法, 圣驾擅于火攻, 亲临之处敌营十年寸草不生, 草船借箭, 声东击西, 借刀杀人, 抛砖引玉, 无不精通; 换说淘气旁门左道, 神帝天赋更是惊世骸俗, 无人能及, 就连纯粹粗口耍賴也耍得潇洒, 骂得绝伦, 天生魅力不容抗拒, 迷倒中外各地万千虔诚信徒!

回说这个神话的开始, 如此超时罕见的创造精髓难免难逢知己, 神帝出关降世后遭妒才忌能的当代霸王寨主白眼, 亦被愚蠢无知的所谓社会正义勇士唾弃; 但神帝是伟大的, 救世主的任务永远也是那么艰巨的, 圣上並不与这些人一般浅见, 务必以真心真言感动民众, 为世人生命增添色彩!


娘亲们果然都主动投神帝一票啦!
(Source: r/the_donald)

救世神帝从而只身赤帽空拳独赴红花会当选新门主之席, 即使混战中其他选手不理会基本道义, 厚颜无耻地以众欺寡, 一度摔跤传奇的特朗普神威并不是几个蝦兵蟹將所能匹敌, 他以一双铁炼巨拳横扫千军, 所向披糜, 令人望而生畏! 只见优柔寡断的前朝布什族王爷杰布不自量力地挑战神帝, 结果三两下子便被搅拌成鳄梨汁, 祖传家产基业给神帝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败态慘不忍睹! 又见赛前被看好的拉丁红人鲁比奥, 也不外名过其实, 给刚降神帝的大腹猛将克里斯蒂压扁后就一蹶不振, 连老家佛罗里达也一面倒地输给了神帝, 最后也只好俯首称臣.

众桀交手不久, 大部分不是横尸沙场, 就是投靠仅剩的三强. 之中俄州卡西奇以避战苟且偷生, 成天只顾品尝山珍海味, 不足为患; 只剩个老奸巨滑的加拿大狐狸泰德克鲁斯, 放胆立在神帝特朗普与他的合宗宏业之间. 克鲁斯本谋图共和红花会的资本家与原教旨两大分派, 怎料神帝圣气超然, 国内多数基督教徒早已被神帝收服, 反遭神帝随便一句 "撒谎泰德", 立即身败名裂, 饮恨而终, 下场好不凄凉!

神帝因而名正言顺地接管北美两大党派之一, 即使红花会的部分死剩逃党抛弃仅存的尊严, 结合原本宿敌民主青帮以报失权之仇, 但残酷的事实是, 就算竭盡所能, 他们也未必奈何得了这个深悉平民心声的自由使者. 不久后, 在前所未有的子月辛日武林大会中, 神帝特朗普将负着普天爱国壮士的希望, 单挑个吸食大量婴儿灵魂续命的青帮歪皇太后希拉里克林顿; 此战关乎人类一脈存亡, 不容有失, 若苍天有眼, 最终胜利只属金发神帝所归, 特朗普从而统一天下, 引进万年不僵的辉煌朝代!


世界各地千百民族一致恳望神帝凯旋而归!
(Sources: r/the_donald, twitter.com, sli.mg, thegatewaypundit.com)


Mr. Robo: ...会不会夸张了一点...

仓教授: 故算我稍略点缀吧, 但这其实离实际不远. 言归正传, 本国领导层目睹神帝特朗普反体制运动的常胜战绩后, 不吓破了胆才怪! 若不是神帝光芒太露, 离奇怕输的他们还有可能放手一搏, 但事既当今, 量他们也不敢冒这个险. 问题在于家有家规, 国有宪法, 如果宪法能因政党的一时私自需求而被删改, 意义何在? 但在另一方面, 本国宪法向来也是由现任政党想改就改, 顶多不就草草举行个"国民会话"敷衍交待, 也从不见得这些会话对大局有什么影响力的.

由此可见, 现任政党说什么革新创业啦, 什么冒险精神啦, 都是讲给他人听的, 若要自己推陈出新, 只属妄想. 老实说, 既然输不起选, 当初又何苦多此一举? 就连宪法委员会也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现任政党的忧虑, 主动建议以后还是干脆不进行选举算了, 回复委任制度, 省得国民浪费时间在这个冤差上. 不过, 这凑巧是工人党曾多次提起过的主意, 而若要计量, 现任政党如果怕输第一, 怕分享功劳该算第二了, 因而坚决咬定不可委任; 这样一来, 不知是否应该感谢工人党间接保卫了国民的权利呢?

另外, 若稍微深入检阅的话, 现任政党认定非获选总统难以执行托管国家储备等权力的解释, 已经漏洞百出; 例如纳丹前总统两次就位都是在无人竞选的情况下当选的, 严格来说这样实在根本无法测出人民的意愿, 但现任政党似乎从来不把这当作一回事. 不仅如此, 现任政党如今又大力支持调高资格门槛, 如无意外, 未来合格人选少之又少, 大有可能又会出现无需竞选的局面; 那么, 这又和委任有什么区别了?

再说, 调高资格门槛之后, 合格人选绝大多数只会是"自己人". 除了部长级别的公务员外, 就必须担任拥有至少五亿元股东权益的组织, 但国内这个量纲的机构大都和政府有挂钩, 怎样称得上是独立人选? 何况, 五亿元的条件委实过份苛刻, 相信即使以比例计算, 历史上多数著名总统乃难过现任政党这一关; 什么林肯啦, 罗斯福啦, 曼德拉啦, 丘吉尔啦, 在这制度下都全无用武之地, 只能形容为: 示不出钱, 一切免谈! 不仅如此, 若说这是为了确保当选人有能力保护储备金, 又怎能忘了王鼎昌前总统曾负责地查询储备金的底细, 结果被"五十六人年"一词拒之门外. 这样一来, 曾掌管五亿一亿或五十一亿, 也没有不同, 一概徒然.


星洲不愧世界排名第一, 绝世林肯乃不配顾及!
(Source: whitehouse.gov)

话又说回一一年的"四城"之役, 可算是本国首届真正具有竞争性的总统选举. 当年, 反政气氛浓重, 虽然陈清木, 陈如斯和陈钦亮候选人皆是前议会成员或公务员, 他们都带着一股民粹抗制的气味, 之中算陈清木医生最为中立. 其实, 总统一职本需某程度的对抗性, 独立性, 允许三杰其一审查一番也很平常; 问题在于怕输, 要面子, 若给了个凭反政主义当选的选手高居国内最负盛名的职位, 岂不代表现任政党已失民众的绝对信赖? 这样还得了?

看着现任政党的德性, 他们肯定死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后找来了德高望重的前副总理陈庆炎博士参赛, 又在幕后大力支持, 在公在私伸张一番, 结果陈博士以少于半个百分点的得票率险胜陈医生, 成为本国第七任总统.

当然, 现任政党虽怕输要面, 但无疑不是饭桶, 看见胜利幅度如此薄浅, 必知若没有两位陈先生顺利引走三成反政票, 后果定截然不同. 头痛的是, 这种塞场谋略只可用上一次, 无从重施故伎, 如没估错, 现任政党本寄望陈医生自动不再参选, 怎料陈医生不肯妥协, 三月份主动示意; 那时, 神帝特朗普已在美国展出万夫莫当之势, 好不威风, 反政气氛再次湧现, 现任政党黔驴技穷, 花了五年光阴最后也只构思出种族离间这等过时下策, 骗三岁小孩也也嫌天真! 但时日无多, 燃眉之急, 也顾虑不了这么多了, 现任政党只得硬着头皮, 把这莫须有的借口硬塞下民腔去.

Mr. Robo: 虽难听了点, 但这编分析也不无道理.


不要装作不知道, 其实你都知道...


仓教授: 就是嘛, 史书记载, 曹操进征汉中, 索性叫了一套肯塔基炸鸡, 边吃边叹"鸡肋", 众臣不解其意, 最终由杨修所释: 食之无味, 弃之可惜. 这古话刚巧可应用在现今总统选举的烂摊子上: 总统这项荣誉名衔本没什么大不了, 哪知怎么搞到如此田地; 若废去选举制度, 非但违背民主原则, 还显露工人党深谋远见, 眼光不下于自己, 万万不可; 打下去呢, 最乐观也是苦战一场, 搞不好败北了, 又如何落台? 其实, 要现任总统如纳丹前总统般识时务优雅退位, 堯舜让贤, 本行得通; 但这样一来定给可恶的新媒体嗤笑怯战, 何况现任政党何等小心眼, 该也不会考虑到这个出路, 还同平常般玩权弄势较为贴切, 开个委会双方一拍一合痛快去罢.

Mr. Robo: ...但还该没形容中这么糟糕吧, 是否有其他辩解呢?

仓教授: *罢出严谨态度* 本谋士的推测项项合乎逻辑, 愿以人格保证其中至少八九成准确; 老实说, 咱已不甘奴颜脾膝, 抬不起头, 现今只懂直话直说, 若真要杀要剐, 悉听尊便, 顶多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怕什么的? 所谓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 若要人不评, 除非己莫为; 不作大事宣扬, 已算给足面子了! 若是奉承话有济于事, 莫说要老子念三天三夜的经, 叩七七四十九个响头也行!

本来还期待着些较为专业的评论员铁面无私, 公然指出这菜鸟方针的重重明显弊处, 只见国内几家机关报个个拍马屁都来不及, 较为棘手的疑问一概顺李成章地盖了过去! 但也罢了, 念在编辑们该是儿细老婆嫩, 弄不好炒了鱿鱼, 在这经济不景的情况下又怎混口饭吃, 欲图安份守己也理所当然.

为了公平起见, 若偏要往好的想, 现任政党的举动也不无是处; 执政党派偶尔露出些少气焰的确是必需的, 追忆现任总理曾狠狠瞪了反对党员一眼, 男子气概懔然, 国会众臣全体称心佩服, 虽及不上神帝特朗普风流逍遙, 但也倘算很了不起了. 况且现任政党早已摆出"天然贵族", "高等凡人"等唯我独尊的猖狂气派, 现今行为倒也符合前奏, 不值得大惊小怪. 话又说回来, 陈元老年少时与建国总理李资政打遍天下, 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何等威名, 要后辈让其一招半式怎说也是应该的, 望国民行个方便也只求体面, 也许真是错怪了好人么?


说来也不是全无范例...
(Original source: azquotes.com)

怎说也好, 现任政党已竭尽一切把设定的制度成真, 总动员调集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庇翼领导层意愿. 当中当然少不了现任总理大人亲自出马, 但不知哪来个不通人性的混帐记者存心挖苦, 明知故问着这新规例是否针对着陈清木医生, 逼使他落选? 这狗屁话叫一国之君如何回答, 难道要揭暴首相不成? 此人真是沒家教, 语无伦次, 妖言惑众, 不知父母是如何训出来的?

幸好现任总理英明机智, 声称这若属实, 也逃得了一时, 避不了一世, 笑谈几句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这个尴尬局面; 反正老早已宣布将在不久后退休, 攀位异族同胞任职应该也至少顶得过十年八载, 过后势态就成了接班人的问题, 此如意算盘也确实打得挺不错的!

回看律政部长, 更为坦率, 开门见山就果断为现任政党出了二十多年力的陈医生没那本事参选, 话虽说得仓促了点, 倒也爽快俐落! 又有人冒昧询问, 立了这项复杂的种族条规后混血儿怎么处理, 往后不巧出了个似波卡洪塔斯沃伦自认拥有美洲印第安人血统的选手怎办, 部长无言以对, 勉强应句船到桥头自然直, 可见整宗鬼把戏何等贸然!

陈医生看来也是个明白人, 了解说多了也是于事无补, 不如使个周全, 好人做到底, 展现出个人高尚情躁, 牵就对方的任性作为算了. 现任政党看似又成功熬过了一关, 虽然甚不光彩, 但总算还是赢了, 暗地里乐得见牙不见眼, 也该是时候作个大德大量闭幕收场; 见大局已定, 之前指责陈医生"玩政治"的吴前总理随即改赞陈医生"成熟, 有尊严", 可算尽了人情, 为本国政治生涯最新这篇不堪章节划上句号.

Mr. Robo: 大家快快乐乐, 和谐共处, 也不错嘛!

仓教授: 算了算了, 既现任政党如此小家子气, 婆娘心态, 卑职也无话可说, 游戏规则一早也是自己设的, 偶然输了一两手就沉不住气, 大哭大嚷要改条规, 真是拿他们没办法; 希望尊党日后好好检讨一番, 学神帝特朗普般大丈夫点, 避免来年再次被迫于强词夺理, 仗着人多成群结队压制一名幕年大夫, 委实难登君子之堂!



comments (0) - email - share - print - direct link
trackbacks (0) - trackback url


Next: The Explainer


Related Posts:
Mr. Robo's New Profession
Think Thunk
The Week After
Groundwork
Riding The Current

Back to top




Copyright © 2006-2019 GLYS. All Rights Reserved.